公民投票

Posted: 一月 3, 2008 in 生活
這一陣子以來
要不要支持公民投票的討論沸沸洋洋
我的個性不喜歡不經過自己思考而去相信某些論點
所以我決定自己去查詢資料
我把我看到的整理下來 –
 
公民投票的定義 :
英文當中,公民投票的用語有兩個,referendum和plebiscite。兩者意思相近,一般來說可以互相替換。如果要區別,plebiscite較常用來指對於主權方面的決定,比如說國界或新憲法。公民投票在中華民國憲法當中,稱之為複決。而兩者在中文當中的語意,通常是指對事案進行的投票而言,與英文referendum的包含範圍有些微差異。一般認為罷免也算是referendum的一種,而referendum的可投票者也有可能並非以公民為資格。—維基百科
根據牛津英文字典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公民投票」是指運用選票決定一項公共事務 (ballots on one issue)。在拉丁文 “referendum” 是單數,但沒有複數形式,而 “referenda” 是複數,不過是指必須徵詢他人意見的事情 (things to be referred)。在這種情況下,Butler and Ranney運用 “referendums” 做為公民投票的複數形式,泛指眾多選民投票決定某些公共事務。筆者遵從Butler and Ranney的定義,避免使用上的混淆。其次,我們歸納幾個公民投票的類型。在此學者的看法非常分歧。例如,M. Suksi就辨識了12種型式的公民投票。D. Magleby也對美國州級「直接立法」(direct legislation) 區分了5種類型。Butler and Ranney則區分4種基本型式的公民投票。最後,M. Gallagher and P. V. Uleri則依公投的起源、程序、效力,及法律性質等區分了12類的公民投票。
如果公投的訴求對象是政府尚未執行的政策,例如正在構思的政策或尚未完成立法程序的法案,或對原法律的修正案,則我們稱這類公投為「創制」(initiatives)。如果公投對象是已完成立法程序的法案或已執行的法律,則我們稱這類公投為「複決」(abrogative or rejective referendum)。以公民投票經驗之比較研究檢證其基本假設─以美英法瑞義為例
所以    公民投票是人民行使創制複決權的一種方式
 
中華民國憲法當中的創制複決權 :
第十七條     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之權。
第一二三條 縣民關於縣自治事項,依法律行使創制、複決之權。
第一三六條 創制、複決兩權之行使,以法律定之。
不過    從憲法制定到如今
人民好像還從未行使過創制複決權    原因是沒有制定行使創制複決權的法律 
直到制定了公民投票法
從這點看來    公民投票的方式是符合憲法的
但是    為何要符合憲法呢    憲法的地位應該是什麼呢    違憲的意義是什麼呢
以盧梭在民約論中主張主權在民及洛克在政府論中主張天賦人權的思想來看 :
公民投票依學者之研究是起源於古希臘城市國家,常時無論是選舉官吏或制定法律都實行直接民主制。但今日所需之公民投票首見放十八世紀美國獨立時期。當時一般人士,服膺盧梭等社會契約說之民權思想,認為憲法為民約,一切憲法須由人民批准。—政黨政治與選舉制度
法國在1793年時曾就當時國民公會所制定之憲法(一般稱為一七九三年憲法),提交全國公民投票。—維基百科
不過天賦人權的思想也不乏批評者 :
馬克思主義則反對西方人權觀中「絕對的」「先驗的」等唯心觀點,認為人權不是從來就有不是「天賦」,而是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
還有一種批評則認為人權概念是根基於自行訂立的道德觀上。如果這種道德觀只是個人依據自己喜好而表達的要求,那麼人權所根基的客觀道德原則也無法成立了。美國哲學家Richard Rorty便宣稱人權只是根基於人類感情的表達上,而非一種理性的實現。—維基百科
 
我的看法是    人權是每個個人自主觀念的體現
每個個人都有自由做選擇的慾望    但是個人的自由總有與他人自由衝突的時候
如果我是老闆    我可不認為員工有上班聊 MSN 的自由
如果我是員工    我可不認為老闆有干涉我如何安排工作時間的權力
這種衝突有沒有解   
協商是一種方法   
綁架老闆的家人是一種方法 
直接裁掉不聽話的員工也是一種方法
極端的方式都有可能傷害任何一方    協商也許才能帶來雙贏的結果
所以我們需要法律   
其實法律就是人與人之間的行為契約    協商的結果
只是 我們曾經和誰協商了嗎    我們曾經表達過自己的立場了嗎
選舉就是一種我們曾用過的表達立場的方式
透過我們選出來的人或是說我們所指派的人     來代替我們表達立場
當然 我們也應當可以直接表達自己的立場    而不用透過他人
 
至於如何行使創制複決權    在直接民權(公民投票)與代議制度(國會)中
有很多正反意見的討論
先來看直接民權與代議制度(間接民權)的差異 :
選舉是人民參與國家意志形成的一種方式。但由於選舉的目的在於選出代表以組成議會,因此人民對國家意志的形成並非直接參與,而係透過選出的代表間接形成,故選舉被稱為間接民權。而「罷免」係投票人對公職人員在其任期結束前免除其職務的制度,「創制」則是公民經一定之連署程序,提議制定或修正、中止、廢止法律、政策之制度,「複決」則是公民對法定機關所提出或公民所提出之事案表明可否的制度。由於此三種制度直接形成決策,具有法定效力,直接約束國家機關,因此稱為直接民權。理論上,直接民權制度乃主權在民原則的表現,實際上,則不外為了補救代議制度之各種缺陷。十九世紀中葉瑞士已發展直接民權制度,其後並導入改革主義時代之美國,並於二十世紀初為美國多州所採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實施公民投票制度之國家愈來愈多,中華民國政府也立法實施公民投票,以解決重大之政治爭議。—維基百科
人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參與公共事務的決策制度在歐美國家習用已久。這種直接民主的制度,可以彌補間接民主代議制度背離民意、謀求個人利益的缺失和弊病。但是,公民投票制度會削弱政治人物的權力,增加決策過程的溝通成本和時間,掌握政治經濟優勢的政治菁英和財團並不喜歡。
另一方面,社會弱勢群體因為害怕其訴求被多數群體或優勢群體所壓制,對直接民主的多數決也有不少疑慮。—台灣實施公民投票的實例與分析
一般而言,少數族群對於代議政治有所保留,由於國會席次按照人口數來分配,因此,在多數決的原則下,他們頂多只能在議場表達自己的看法,除非是關鍵的少數,否則,只能坐令多數族群支配法案。在這樣的情況下,公投反而是另外一條出路。—公民投票再思考
 
關於台灣的公民投票法內容大致如下 :
公投適用範圍  –
   1. 法律復決
   2. 立法原則創制
   3. 重大政策復決創制
   4. 憲法修正案復決
提案權 –
   1. 行政機關不得借用任何形式對各項議題辦理或委託辦理公投事項……違反規定者處三個月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2. 公民提案時應最近一次總統副總統選舉人均數千分之五以上……連署人數應達百分之五以上
公投審議機關-
   由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為之……委員會委員21人,任期三年,由各政黨依立法院各黨席次按比例推薦,送交主管機關提請總統任命之
公投時間  
   中央選舉委員會應於公投案公告成立一個月至六個月內舉行公投,得與全國性選舉同時舉行
特別條款
   國家遭受外力威脅以致主權有改變之虞,總統得經行政院會之決議,就國家安全之事項,交付公民投票    —維基百科
 
其中備受爭議所謂鳥籠公投的 50% 50% 成立的 高門檻及提案的高門檻
全世界最常公投的國家瑞士的經驗    也許可以提供參考 :
瑞士在進行重大議案的複決之際,譬如修憲案、加入聯合國或是其他集體安全的組織,必須符合雙重絕對多數的條件,也就是說,除了必須獲得過全國半的選民支持以外,還必須在過半的州贏得勝利。簡而言之,這種嚴格的程序,實質上是賦予少數族群否決的權利,也因此,為了要說服少數族群支持公投案,多數族群一定要絞盡腦汁來作公投案的設計,以表達整合妥協的最大誠意。—公民投票再思考
不過反過來說    高門檻也讓少數族群能夠替自己爭取權益的難度增加了
反而使公民投票在可以成為弱勢族群爭取權益的管道上失去意義   
所以門檻設定的高低優劣我想還是有很大的討論空間
其他國家的公民投票門檻:
美國 –
各州亦自行規定群眾式創制或複決之連署人數門檻。通常是依照各州前次候選人選舉 (如州長選舉) 投票總數之百分比來計算連署人數門檻。例如North Dakota規定連署門檻為前次州長選舉的投票總數之2%,而Wyoming則高達15%
各州規定通過公投提案的人數比例也不盡相同。絕大部分的州規定公投提案的通過必須有參與該提案投票的多數選民同意;但Maine州則規定必須是選舉人總數 (即包括參與候選人選舉的選民) 的多數同意;Massachusetts, Nebraska, 和Washington則規定不但多數選民同意,而且同意的百分比必須達到30%35%33%的出席投票的選民總數。
英國 –
由於公投被政黨視為權宜之計,所以其提出的時機和舉行的方式都是由政黨所控制。每次的公投都依不同的方式施行。例如1975年對加盟歐洲共同體的公投是採取簡單多數決;可是在1979年舉行的威爾斯及蘇格蘭「權力下放」(devolution) 公投則規定不但贊成者必須多於反對者,而且贊成者的比例必須超過40%出席投票總人數才算通過。
瑞士 –
任何有關集體安全組織或超國界共同體的國際條約都被視為憲法修正案,因此必須強制交付公民投票,經雙重多數認可始得生效。至於其他國際條約,只要有5萬民眾要求便可對其舉行公民複決,不過只要簡單多數選民同意始可。
義大利 –
簡單多數並且出席投票者超過50%的選民總數 —以公民投票經驗之比較研究檢證其基本假設─以美英法瑞義為例
 
和這些國家比較起來     台灣公民投票的門檻的確算是高的
另外一項爭議是公投應不應該綁大選
可以看看美國是如何做的 :
一次選二十九個職位,再加一個公民投票 
三月二十一日,是伊利諾州本地的初選日。各政黨統一在今天,由州政府出錢,選出代表他們政黨的候選人(如果有人競爭的話),以參加今年底在十一月第一個星期二的正式選舉。當天學校跟著放假(這裏的學校比較愛放假,以前在紐約州的學校,不要說初選,正式選舉都不放假),小孩在家沒事,就帶他們上圖書館去,圖書館二樓,設了一個投票所,我雖然沒有投票權,在外頭搖頭晃腦看了一下,乾脆就走進去了解一下。我問工作人員,這次共有幾個職位改選,他們答不出來,於是把選票拿出來一看一數,這一數不得了,總共有二十九個職位,其中法官就佔好像十三位到十七位。還有一個選同意或不同意的公民投票選項。—企鵝爸爸的網誌 〔美國傳真〕
 
從美國的例子看來   公民投票和選舉一起舉辦並非很特殊的情況
而且還是印在同一張選票
這樣的確是有效率並節省得多
反觀台灣選舉還要用到這麼多選票  
比起美國可以處理這麼複雜的選舉    台灣的確是還落後一些
 
世界的公民投票趨勢 :
根據學者Markku Suksi統計指出,當今世界160個主要國家的憲法中,有85部憲法,即相當53.1%之憲法明白規定某種形式的公民投票之條款,這是已說明公民投票已有憲法化趨勢,且為合法地使用在憲政運作中。另外,不成文憲法國家英國與紐西蘭亦有公民投票的經驗和紀錄,這又提供非憲法規範下之範例。瑞士和其餘歐洲各國是實施公民投票最頻繁的。
根據Michacel Gallagher對西歐19個國家之全國性公民投票所作的統計表,截至1995年為止,瑞士以437次頻率最高,其次是義大利有42次,再其次為法國有22次,其後依序有愛爾蘭18次、丹麥17次。 —政黨政治與選舉制度
由日本的經驗來看,在過去十年來,地方上就舉辦了三百多個公民投票,委實令人刮目相看。不過,我們也看到,日本政治界對於公投的適用範圍,還是採取保留的態度,特別是對於全國性的公投,究竟是只限於修憲、還是可以擴及其他議題,仍然有相當激烈的辯論。 —公民投票再思考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公民投票也有被濫用的例子 : 
但公民投票制因由人民直接行使立法權,可藉人民之力量肯定當政者的作為,因此乃為拿破崙一世所看中。拿氏為遂行其稱霸歐陸之野心,乃將一七九九年、一八O二年、一八0四年三種憲法及一八一四年帝國憲法附加法,通過人民投票方式,使自己處心積慮所設計之獨裁體制予以具體化與正常化,以便合法性的掌握政治權力。不過這時的公民投票法國人稱為一般公民投票(plebiscite),即拿破崙為改變當時的統治機構,而訴之選民投票時,就稱為一般之公民投票,其後拿破崙三世也用同樣的手法獲得政治權力。 
德國憲法學家羅文斯坦(Loewemstein)認為「在十九世紀憲法之公民投票,蓋為偏激或獨裁之目的所濫用,致惡名昭彰,遂普遍為公民所厭棄,其後關於憲法之制定或修改,都透過國民代表會議來完成」。—政黨政治與選舉制度
不過公民投票也有帶來好結果的例子 :
1992年南非以公民投票終結了長久以來種族隔離政策並因此走向真正民主二國
1998年北愛爾蘭和愛爾蘭共和國就「北愛問題」分別舉行公民投票,結果兩方人民均以絕對多數同意「北愛和乎協定」,將長達三十年的北愛衝突暫時劃上休止符;
1999年由聯合國主導的東帝汶(E﹒Timo)的公民投票,決定了東帝汶脫離印尼而獨立,使長達二十幾年暴動劃上休止符。—政黨政治與選舉制度
 
其實公民投票有許多支持及反對的論點 :
反對的論點   
1.同意與參與 (Consent and participation)
在代議式民主下,選舉已讓一般公民參與選擇不同的政黨候選人及其政見。民眾參與公投並不增加民主體制的合法性。
2.可行性 (Feasibility)
在人口眾多的民主國家,直接面對面的辯論和投票是不可能的。
3.善變的多數 (Shifting majorities)
公投的「多數抉擇」常常是善變且矛盾的。沒有中介機構 (如政黨、政府或立法機關) 無法產生合理連貫的政策。不但如此公投也削弱政黨及其他中介機構的功能,造成政治混亂和民主崩潰。
4.一般公民的能力 (Capacity of ordinary citizen)
一般公民不具備時間、興趣、資訊、專業知識來做明智的政治決定。
5.平衡 (Balance)
最易產生明智政治決定的體系是平衡群眾參與和專家判斷。最好是由群眾表示其偏好,再由專業人士代為審議並執行。公投常常簡化問題成為正反兩個選項逕行投票。完全忽略問題的複雜性及其妥協折衷的可能。就後者而言,代議式民主較適當。
6.投票之結構性問題 (Inherent Structural Problems of Voting)
所有集體決定都可以在數學上化約成一個獨斷的決定。因此公投多數決下的決定是任意獨斷的。(即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
7.多數專制及少數問題 (Tyranny of Majority & Minority Problem)
在公投中投票反對某項議題的人,不能被視為給予公投制度的同意 (consent)。特別是某些人或團體在公投中永遠居於少數,則其權益為公投多數所侵害。
8.國際環境 (International Context)
公投的結果無法拘束跨國公司或國際組織。
 
支持的論點
1.同意與參與 (Consent and participation)
民主政治仰賴公民積極參與主要的決策;而公民投票則擴大公民的政治參與,加強民主體制的合法性。
2.可行性 (Feasibility)
互動式電子媒體及網路科技,使得公民能即時辯論和投票,故減輕技術上的困難。
3.善變的多數 (Shifting majorities) 
善變公投結果可能反應當時的民意,有助於政府與人民間的溝通。況且公投不見得沒有任何的中介機構。政府及政黨在此仍然扮演重要角色。不過公投在某程度上卻可以牽制政黨及利益團體濫權。

4.一般公民的能力 (Capacity of ordinary citizen)
專業政治人物並不壟斷所有的知識和興趣,更何況他們也能透過政黨,在公民投票辯論中貢獻所長。另外,公民也不全然無知,他們花費時間觀賞電視,順便汲取政治訊息。最後,藉著公投的參與,公民可以自我教育和增加能力,減低其政治冷漠和疏離感。
5.平衡 (Balance)
專業人士雖然重要但並非無懈可擊,難免也會犯錯。但在公投情況下,他們仍可以被用來告知民眾。反而目前代議式民主卻嚴重地限制群眾參與的管道

6.投票之結構性問題 (Inherent Structural Problems of Voting)
這個問題是投票程序所造成的。因此也可能發生在代議式民主中。但某些決策簡化規則可以減少這種情況發生的機率。 

7.多數專制及少數問題 (Tyranny of Majority & Minority Problem)

這個問題也可能產生在任何型式的民主制度。不過公投的某些特徵可以降低「永久少數」的機率。

8.國際環境 (International Context) 
這不是公投所要解決的問題。雖然公投結果對跨國企業及國際組織不具拘束力,但卻可能影響其決策。以公民投票經驗之比較研究檢證其基本假設─以美英法瑞義為例
 
就我的觀點
公民投票是一種人民行使意見表達並產生約束力的一種工具及權利
公資源的使用裁決權     納稅的人民至少要有某種程度的直接決定權
如果公民投票是世界許多先進國家行之有年的有效工具
那麼    擁有使用這種工具的權利
我是不會白白放棄的    更不願意由別人來替我行使
更別說是要奪走我這得來不易的權利了
工具本身並沒有好壞之分
所以我並不想隨著政客的操弄否定自己的權利
而公民投票的議題只要不是侵犯到我的利益或社會其他人的利益
只要是對社會人民有益的    我應該都會贊成
雖然在精英政治的思維下    政治人物常會否定人民有智慧做正確的選擇
但是    我至少相信自己的智慧 
我也相信    台灣已經進步到    能夠為自己做出正確的決定
– 參考資料 –
維基百科 :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C%E6%B0%91%E6%8A%95%E7%A5%A8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F%B0%E6%B9%BE%E5%85%AC%E6%8A%95%E6%B3%95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6%9D%83
公民投票與創制複決的比較 /侯榮邦 :
http://www.wufi.org.tw/forum/referndm.htm
台灣實施公民投票的實例與分析 /施信民 台大化工系教授:
http://taup.yam.org.tw/announce/9712/c005.htm
企鵝爸爸的網誌 〔美國傳真〕/ 時季常:
http://blog.udn.com/ubhuang/214358
公民投票再思考  /施正峰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 :
http://mail.tku.edu.tw/cfshih/politics%20observation/newspaper/20071104.htm
政黨政治與選舉制度 /楊順富  鳳新高中教師
http://www.tnfsh.tn.edu.tw/course/resource/c007.doc
以公民投票經驗之比較研究檢證其基本假設─以美英法瑞義為例  /黃偉峰 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
 
评论
  1. ChienYu说道:

    根據word統計
    您此篇日誌共有6400字
    good job
    沒耐心看完的人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